木匠的工具箱

偶然在宁波博物馆发现一个箱子。这是木匠的工具箱,有点像很多格子的单肩包。外侧可以放几把不同尺寸的刨子,内侧用来放锯子和一些长柄的工具。下层的抽屉还可以放些锉刀、凿子之类的小物件。

image-20200105185453400

有了它,木匠就可以拎包上门。过去很多行业的手艺人都有一套这样的工具箱。木匠比较不同的是,这个箱子本身也是木制的,这个箱子就是他展示给客户的第一印象,箱子本身代表了木匠的能力和喜好。

现在搞技术的人,也是手艺人,但已经很少把自己的「工具箱」秀给别人看了。

我前几天跟鲍勃聊天,他最近一直忙着装修自己家。他家全部是由他亲自设计的。虽然家具不是他做的,干活儿的也是请来的工人,但是那些方案的确是出自他的脑袋,所以说是他亲自装修也一点都没错。

那是什么决定了哪些东西是你买来的,哪些是你自己设计的呢?重要的一定不是物品怎么被造出来,而是物品里有没有包含你的思考吧。当一堆零件通过你的智慧彼此关联在一起,产生了「整体大于局部之和」的效果,这个物品就具有了你的一部分主张。

任何物品里都有设计者的主张,服务也不例外。

我经常觉得宁波的地铁和餐厅的服务十分不友好:明明服务人员就在旁边站着,你向他求助,他却只会告诉你去扫一下二维码。强制你扫二维码的服务,它们背后的主张都是

为了省点人力成本,就暂且给你添点麻烦吧。

清淤船和ASMR

经过宁波老外滩,看到清淤船在江上作业。围观的路人有几十人,都看得兴起。

image-20200105201858038

看着清淤船从江里把淤泥挖出来,再倾倒在旁边的船上,莫名有种视觉ASMR的感觉。好像人天生就对「疏通」这件事会有快感(比如挖鼻孔🤣)。

巧合的是我之前很喜欢听静电容键盘敲击的声音。好像两手紧握再松开时,空气从两手中间被挤压时发出的声音。我经过宁波博物馆附近的一处马路,突然听到汽车经过石头路面时发出的声音,竟然有些相似。

点击收听